有一种醉词——让人心酸!

作者:卿子 发布日期:2018-01-15 ( 5 )


      旅游集团的扶贫点在铅山县稼轩乡,因工作关系我一年去了六七趟,稼轩乡郑书记送我一本《辛弃疾期思词集》,里面汇集了著名词人辛弃疾在铅山期思写的词。闲来一读,渐入佳境。

    我以前读的辛弃疾词均是豪迈奔放,自由挥洒的词风,呈现出忧愤沉郁的家国情怀,如《破阵子》:醉里挑灯看剑,梦里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沙场秋点兵。年轻时在部队朗读时,热血沸腾,沙场点兵,威武雄壮。

    但如今阅读辛弃疾在铅山大山深处写的词,却完全是另一种风格。其笔下的一山一水千姿百态,动静皆美,田园风光,春秋农事,无不倾泄于笔端,新鲜活泼,风趣幽默。尤其是他醉后写的词,情趣央然,画面感强。

 请看《玉楼春》:

    三三两两谁家女,听取鸣禽枝上语。提壶沽酒已多时,婆饼焦时须早去。醉中忘却来时路,借问行人家住处?只道古庙那边行,更过溪南乌柏村。

    词的上半阙是一幅灵动的画面,山里二三个女孩提壶去买酒,可路旁树枝上的小鸟